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静宁网

方子
发表于: 2016-1-17 19:5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


农村“天价彩礼”现象调查

泾川灵台13至20万元

□本报记者 秦玉龙

  去年3月下旬,一位泾川网友在人民网“地方领导留言板”给省委书记王三运留言,反映泾川县农村彩礼高达20万元左右,而且还在逐年增长,给农村小伙婚姻生活造成了很大压力,呼吁政府出面调节。一时间,这条留言被凤凰网、新浪网、人民网、新华网等各大网站纷纷转发,引起政府部门以及社会各界广泛关注。随着猴年春节临近,农民婚嫁进入“旺季”,这条消息在平凉本地微信公号和朋友圈被再度“热炒”。

  那么,这位网友反映情况是否属实,平凉农村彩礼到底有多高,各县(区)之间彩礼差异究竟有多大?带着一连串疑问,本报记者进行了深入的调查、梳理、探析,采访集纳各方意见,试图为遏制“天价彩礼”现象提供一些有益的建议和意见。



哪个县的彩礼最高?

泾川灵台高出庄浪静宁一倍多

  “2010年北塬上彩礼只有八九万,到了2013年就涨到了十六七万,三年涨了六七万。”说起一路飙升的彩礼,泾川县玉都镇康家村支书康广生显得有些无奈。

  老康介绍说,去年康家以及周围村子的彩礼没有再涨,基本稳定在了十六七万的水平上。他算了一笔账,康家农民给娃娶个媳妇,彩礼一般十六七万元,买家电、家具、服装、金银首饰、待客宴席等等费用,至少需要五六万,加起来要20多万元。如果女方提出要买一辆汽车,至少需要五六万或七八万元。这样算下来,农民给娃娶个消费的总费用就高达30多万元,而康家村201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为6200元,虽然在全市名列前茅,可是面对高昂的彩礼钱,一个四口之家不吃不喝,需要攒12年才能娶回一个媳妇。

  记者从市有关部门所作的一份调研报告中看到,平凉农村由于受地理环境、交通条件、经济状况以及农民群众思想观念等因素影响,各县(区)、乡镇之间彩礼不尽相同,而且数额相差比较大。崆峒区和工业园区,山塬区彩礼高于川区,东部高于西部。东部花所乡在15万元左右,西部崆峒镇在10万元左右,北部塬区在12万元左右,川区在8万元左右,极个别乡村高达18至20万元。泾川、灵台两县彩礼呈现出北塬高于南塬,川区高于北塬的趋势,总体上在13至20万元之间。具体为,南塬在14至15万元之间,北塬在15至18万元之间,川区在16至20万元之间,极个别乡村达到20万元以上。崇信县山区高于塬区,塬区高于川区,南部山区在11至15万元之间,塬区在9至12万元之间,汭河川区在7至10万元之间。华亭县山区高于城镇,城镇一般在7至10万元之间,关山林缘区在10至12万元之间,个别乡村达到13万元。庄浪、静宁彩礼相对较低,庄浪县城乡彩礼基本维持在4至10万元之间。静宁县北部高于南部,北部大多在5至10万元之间,南部多在3至8万元之间。

  由于这份报告形成于2014年6月,距今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时间,有些地方的彩礼数额已经发生很大变化。庄浪县某乡一位干部告诉记者,去年庄浪农村彩礼普遍在六七万元之间,经济条件较差的盘安等山区乡镇、村社,彩礼上涨比较快,最高的为12万元,最低也要10万元左右。

  另据调研报告数据显示,2014年,平凉农村婚嫁彩礼最高在20万元左右,最低也在5万元左右,而且以每年1至3万元的速度逐年攀升,较十年前增长了5至7倍,彩礼与农民收入比高达35:1。农民收入增幅与彩礼增幅形成巨大反差,彩礼增速达到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速的4倍以上。



彩礼疯涨背后的主因

男女比例失调,职业媒婆哄抬

  康家村是泾川县远近闻名的富裕村,这些年先后招来了40多个上门女婿。然而连年疯涨的彩礼,也让许多村民不堪重负,甚至有村民贷款给儿子娶媳妇。

  分析彩礼疯涨现象,康广生认为男多女少是主要原因,以康家村为例,未婚青年男女比例为2:1,两三个男娃“争”一个女娃的现象比较普遍。你出彩礼15万,我就出16万,另一个出17万,女娃“身价”就这样越抬越高。当然,男娃“倒插门”彩礼就低得多,全村40多个上门女婿,彩礼最高五六万元,是娶媳妇人家彩礼的三分之一。

  对于“天价彩礼”形成原因的分析,记者从一份《泾川县农村婚嫁彩礼调研报告》上看到,宜婚男女比例失调是首要因素。报告显示,在全县各个乡镇,普遍存在婚龄青年男女比例失调的现象,相差最悬殊的泾明乡练家坪村男女比例竟然达到了4:1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,是受农民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影响。另一方面,近年来大量农村青年外出打工,女青年留在大城市或嫁到条件较好的地方,这也加剧了农村婚龄青年男女比例失调,小伙子只能掏高价彩礼,从条件更差的地方往回“买”媳妇。

  静宁县古城镇阴坡村地处山区,是个典型的“空心村”。据村干部介绍,这个村子已经十年没有娶进来新媳妇了。边远贫困山区的农民,一方面希望通过女儿出嫁索要高额彩礼改变生活现状。另一方面,为给儿子娶媳妇积累资金或借此偿还娶儿媳欠下的债务。调查发现,在一些自然条件落后、交通不便、经济状况相对比较差的村子,彩礼普遍比较高,有的地方甚至出现掏高价彩礼也娶不到媳妇的现象。不少做父母的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打光棍,宁可债台高筑,也要用高额彩礼为儿子早早“占”个媳妇,有的甚至去借高利贷。

  记者发现,无论是官方的调研报告,还是民间百姓的说法,都认为攀比现象与市场经济观念的冲击,是推动彩礼一路疯涨的原因之一。虽然人们说起“天价彩礼”个个深恶痛绝,可还是难掩对通过索要高价彩礼“一夜暴富”者的羡慕。

  采访中,乡村干部普遍认为,彩礼疯涨的众多因素中,职业“媒婆”的推波助澜不容忽视。在平凉农村,一些依靠给人说媒赚钱的职业“红娘”,这几年十分活跃,他们每撮合成一对后,都会按照一定比例抽取酬劳,一般婚介的中介费为彩礼的5%至10%,由于彩礼数额普遍较大,这些“红娘”都能获得不菲的酬劳。为了获取更多收入,他们在说媒过程中有意哄抬行情,甚至以“压价”和“抬价”的借口,两边“通吃”。



“买媳妇”缺乏感情基础

闪婚闪离及早婚骗婚现象严重

  记者调查发现,“天价彩礼”对乡里家风、村风、民风造成的破坏和影响,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。私婚、早婚、闪婚、闪离、骗婚现象,在农村比较严重。

  随着彩礼的逐年攀升,农民结婚的代价也越来越大,“早结一年,省钱两万”的观念在农村日渐盛行。这几年,相当一部分农村青年结婚年龄在18至20岁以内,达到法定年龄结婚的较少,私婚、早婚、闪婚、闪离乃至骗婚现象越来越严重。由于婚前接触较少,双方缺乏沟通,感情基础脆弱,家庭纠纷、夫妻矛盾不断显现,因贫离婚、因贫逃婚等问题突出。调研报告显示,泾川某村一张姓农户,在儿子不满法定结婚年龄的情况下,提早给儿子娶媳妇,花费彩礼高达18.24万元,结婚费用几乎全部来源于借款、贷款。为了偿还债务,儿子儿媳远赴深圳打工。半年后,儿媳不知去向,杳无音讯,造成人财两空。

  记者从崆峒区某基层法庭了解到,去年该法庭受理的100多起民事案件中,离婚诉讼案件占到了60%,农村离婚率远远高于城镇。之所以上法庭打官司,双方当事人的矛盾焦点主要集中在彩礼问题上。

  从调查情况来看,“闪婚”和“天价彩礼”已是农民婚姻的主要“杀手”。高离婚率使子女和老人无人抚养、赡养,成为农村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。

 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,农村还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,就是双方在儿女婚姻问题上,一旦谈妥并达成意向性口头协议后,如果男方单方毁约,支付给女方的所有彩礼费用都将会打水漂。就算双方闹上法庭,也不一定能讨回彩礼钱。

  崆峒区某乡司法所长向记者坦言,“天价彩礼”使得农民的爱情婚姻变成了一场赤裸裸的交易。在倡导婚姻自由的今天,还有一些家庭为了彩礼“棒打鸳鸯”,“天价彩礼”已经成为婚姻自由的“绊脚石”。个别结不起婚的“光棍”,往往会迁怒于父母的无能,造成家庭矛盾激化,并诱发偷盗、抢劫、赌博、诈骗等不良动机,形成了农村社会治安隐患。一些家庭因“天价彩礼”导致婚变,甚至演变为暴力伤害事件。

  对此,甘肃璞义律师事务所张忠义律师认为,我国婚姻法第三条明确规定,禁止包办、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,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。这是实现婚姻自由、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所必须的。但是,由于受习俗的影响,女方向男方索取一定数量的彩礼作为结婚条件。如果彩礼的给付是男女双方自愿的,而且所支付的数额符合当地风俗习惯,没有造成男方经济困难是可以的。反之,则必须反对和禁止。



遏制“天价彩礼”蔓延

乡村党员干部应发挥带头作用

  最近,一位参与精准扶贫的驻村干部向记者建议,市、县(区)应该尽快制订出台遏制“天价彩礼”的对策和措施,并与包村领导干部以及县、乡、村班子考核挂钩。否则,倾注大量人力物力扶持起来的贫困户,一夜之间又会“因婚返贫”。

  他认为,鉴于收取彩礼的风俗由来已久,要想单纯依靠思想道德教育破除这一陋习,恐怕短期内很难见效。他建议,可否考虑根据农民收入情况划定彩礼上线,对不切合当地经济实际,索要高价彩礼的行为,乡村干部可及时介入并制止,并对双方父母进行教育。市、县(区)宣传、司法、妇联、团委、民政等部门,可利用春节期间打工者返乡和农村婚嫁“旺季”这一有利契机,在乡村集市举办“道德大讲堂”,弘扬传统美德,倡导时代新风。同时,可充分运用报纸、电视、网络等宣传载体,广泛宣传高价彩礼的危害性,揭露和曝光一些反面典型。尤其是基层党员干部,如果其子女婚嫁收取高价彩礼,轻者进行曝光问责,重者可降职或免职。

  市文明办负责人告诉记者,针对农村“天价彩礼”之风愈演愈烈之势,文明办正在考虑将索要彩礼高低作为“和谐五星”评选的一个重要标准。农民群众如果在子女婚嫁过程中,收取高价彩礼,可取消其评选“和谐五星”农户的资格。已经当选的农户,如果收取高价彩礼,也可“降星”或“摘星”。

  市妇联相关负责人表示,彩礼不是幸福生活的保证金,从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的立场出发,收取高价彩礼的“卖女子”行为已涉嫌违法,应依法打击这种婚姻买卖行为。同时,她建议依法查处打击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行为,不能歧视、遗弃女婴,中止妊娠女婴,促使男女性别比例逐渐平衡。目前,妇联正在考虑将农村“天价彩礼”问题纳入全市“最美家庭”评选表彰标准之中,如果有城乡家庭索要彩礼超出限定的上线,就没有资格入选“最美家庭”评选活动。如果已经当选的“最美家庭”,在子女婚嫁过程中索要高价彩礼,妇联将通报取消其“最美家庭”荣誉称号。

  此外,有乡村干部提议,应依法打击职业“媒婆”的非法婚介行为。建议由乡镇妇联、团委牵头,成立合法规范的乡村婚介机构,在每个村子设立婚介所,由妇女主任和热心公益的群众兼任“红娘”,不定期地对“红娘”进行业务培训、法规培训、职业道德素质教育,规范农村婚介人员队伍。对培训合格的婚介所、婚介人颁发资格证书,设定收费标准,实行持证上岗,从源头上遏制媒人哄抬彩礼的行为。(文图无关)

来源:平凉日报
编辑:coco
投稿、爆料微信:1713145499



欢迎关注千树水果qianshusg 公众号
跳转到指定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

轻松易点,迅速到家!

官方微信

扫描二维码,即刻与小易亲密互动,还有劲爆优惠等你来拿!

订阅QQ邮件

第一手促销资讯,尊享邮件特惠商品,优惠不错过!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   

GMT+8, 2018-4-20 12:56 , Processed in 0.407410 second(s), 36 queries .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静宁网(www.jingning.net)QQ:670006576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( 陇ICP备14001536号 )

QQ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